秒速时时彩

管理登录| |||English Version
您现在的位置: 医院新闻 > 专家访谈 > 内容正文

【我和我的祖国】听老教授们讲述三院往事

文章来源: 浏览数:241 次 发布时间:2019/07/15                      

       2018年底,中山三院老教授协会组织离退休老教授开展学习交流互动。前辈们齐聚一堂,畅怀过往,我们将老教授们的口述整理记录下来,一起来听老教授们讲述三院往事。

       作为在医学教育领域从业、执教几十年的医者、教师,感受过风雨激荡,也目睹过雨后彩虹。长篇短语皆蕴情,亲历医疗卫生事业巨变的洪流,前辈们感慨万千。

 

创业,是激昂热血与迎难而上的拼搏

      中山三院的旧址是间已荒废多年的教育行政学院。护理部主管护师郑志贞回忆说,“六十年代后期,中山医学院不少职工住在附近。1971年,中山医学院提出要组建石牌门诊部,从中山一院、二院调拨了一批医护人员和行政干部,投入到新医院的建设中。”



郑志贞


      外科医生谢扶华得知创建门诊部,并要调人来此工作后,和一些同事提早来“踩点”看看情况,很多人被超出预期的荒凉惊得原路折返。“同事骑车到石牌口,看到远处如野草堆一样荒芜,立刻掉头骑车回去了。” 精神科副教授黄铎香曾在开院前到石牌岗顶“看地皮”,他回忆说,“来到这附近,就看到有标识牌,依稀是写着暨南大学某某系,所以这片地当时是暨南大学在使用。”(注:1965年,暨南大学向中山医学院移交经济系全部房舍)



谢扶华


      石牌门诊部开业后,仅有两间教学楼,一间办公室和几间宿舍楼,其余都是荒草地、鱼塘,检验科副主任技师黄桂芬回忆新职工们来到三院,先将一大片杂草地铲除干净,种上花生。“本是为了改善生活而种起番薯、花生,不料却总是招来老鼠偷吃。”

       “初到三院听的第一个报告让我印象深刻。那是在星期三上午,余步云教授汇报在美国进修学习的体会,我收获颇丰,”提起过往,精神科陈永平副主任医师不无感慨,“八十年代的三院,环境依旧简陋。门诊的地面是老旧的红阶砖,遇到下雨天,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我们经常需要在楼内摆上很多水桶。但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三院人夜以继日地开展临床工作。无数个夜晚,多少三院人曾匆匆赶上22路末班公交车回到市区照顾家庭。老一辈人艰苦奋斗的过往是年轻一代无法想象的。”



陈永平


      胸外科医生麦惠成在1993年来到三院工作,“囿于人力、物力条件,三院当时有许多诊断仍无法深入开展。尽管如此,许锦世教授等前辈还是努力地开展专业方面的探索,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麦惠成


      何政贤教授回忆,最初三院的内儿科是在一起的,直到1981年底,儿科病房建成,内儿科病区分家。“因为不少医生此前都是在基层医院工作,掌握的医疗技术比较少。但在各方的指导和帮助下,从抢救脱水病人、治疗新生儿黄疸,再到开展骨穿、胸穿、腰穿等,我们逐渐掌握了更多的治疗手段和技术。”借着“创三甲”的强劲东风,儿科在硬件和软件上都得到长足发展,医疗技术不断更新,医护质量不断提高。“三甲评审时,我们科室各项指标均达到三甲要求,得到一致好评,评审专家都没有料到我们科室可以熟练掌握如此多项医疗技术。”创业的最初阶段,三院全体职工都卯足了劲头,尽管医院名不见经传,缺少社会影响力,病人来源受到限制,但全体职工都秉承着全心全意服务病人的精神,使每一位患者都可以得到满意的治疗,竭尽所能为医院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



何政贤


      “从几间平房到门诊大楼、综合楼,从破烂小旧的课室、实验室到现代化的课室、实验室,从白手起家走到今天,医院不仅在硬件设施上有了极大发展,在学科建设方面也有极大突破,在引入并以肝病为发展龙头后,相关的一系列学科均有了飞跃发展。”医院党委院书记王荣新慨叹道:“改革开放40年,我们是见证者、经历者,我们又是改革者、劳动者。中山三院在这四十年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三院的发展史也恰是改革开放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创业,是无限可能与不可预知的挑战

      开院之初,检验室随之成立。初时只有两名技术人员,两间不足40平方米的小房间,仪器设备都是兄弟单位淘汰下来的,一台单目显微镜,一台581G光电比色计,1台离心机和一些玻璃器皿试剂,仅能开展三大常规检查和基本的肝功能检验及配血工作。黄桂芬是借调到中山三院工作的,“在异常困难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坚持把检验科开展起来了,靠的是我们三院人自强不息奋斗的精神。1979年,许锦世教授开展心血管手术时,我们科室就是安排我去配合完成工作。”

      1981年,检验室改为检验科,检验范围逐渐扩大,新技术、新业务、新项目不断应用于临床。在完成自身临床任务的同时,科室配合有关单位、科室完成了多项科研任务,并提供了大量实验数据资料。“柯麟院长重病时,也是安排我们三院的检验科去配合完成检验工作。”起步条件艰苦,但学校、医院领导关心重视,成员发愤图强,科室的发展飞快且稳健。“在国内三甲医院的质量控制方面,我们科室不仅排在前列,还曾经获奖。当时省内其他医院的医生开玩笑说三院的检验科虽然自动化程度不如人,但结果可信度程度是很高的。”黄桂芬慨道,从落后的、技术单纯的境况一路走来,多少艰辛都付之笑谈中。

 

 

黄桂芬

 

      1972年,医院成立了超声波室,是广东省最早开展超声医学的单位之一。超声科副教授张嗣汶不仅是医院超声波室的“元老级”人物,更是国内超声医学的先驱,曾获得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颁发的“超声医学先驱奖”。从事超声波专业的经过,是一条坎坷的摸索之路。“1959年全国大兴超声波运动,我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医院成立一个五人攻关小组,我担任组长。虽然开展超声波运动,但其实超声波如何诊断、治病,鲜有人知。我们一点点地开始探索,做动物实验,参加尸体解剖,参与手术,到传染病医院的黄疸病区去检查病人,才逐渐懂得超声波如何完成疾病诊断与治疗。最初我们使用的是一种叫A超的仪器。A超也被叫做猜声波,因为我们医护人员只能依据显示屏上一条线的波动来辨别得出数据。”

      三院的超声波室最初分配了两位医生,其中一位医生觉得医院条件太差没有来,张嗣汶来到后几乎要大呼上当,“石牌门诊部甚至没有超声波仪器,反而是我自己带来了两台破旧的超声波机器。将两台机器送去汕头修好后,医院才有了超声波机器。”由于当时病人使用纱布块擦拭油渍,每天下班后,张嗣汶要亲自清洗、晾晒一大盆纱布,第二天一大早再把纱布收好备用。

 

张嗣汶

 

      身兼医生、技术员、工人等多个职务,张嗣汶不仅承担起繁重的临床工作,还需承担起教学、科研任务。从1971年开始,医院承担了本科(包括全英班)、进修生及留学生等多层次的教学任务,不仅在1973年举办广东省第一个超声技术学习班,更在1975年率先在学院诊断学基础课程中开设超声诊断学教程。“我们第一个学习班是给七个越南留学生开设的,画图、拍照、冲印照片制作成图片教材,自制幻灯片,编写讲义,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张嗣汶不仅参与编写中山医学院《诊断学》教材的工作,更与其他科室、学院展开多次合作,如与传染科合作编写《传染性肝炎》教材;与公共卫生学院合作,上山下乡开展肝吸虫、铅中毒等调研工作等。“我们配合其他科室、院系完成工作,下乡时条件恶劣,晚上就铺一点稻草睡在地上,白天继续工作。”看着超声科从一个人发展到一百多人的规模,张嗣汶感慨改革开放带来的科室飞跃发展,软硬件建设卓有成效,在临床诊断和治疗中发挥着愈发重要的作用。

 

创业,是最好时代和紧握的发展契机

      在改革开放席卷全国的浪潮中,三院人数度勇立潮头,做时代的先行者,他们深知,社会发展提供了机会,谁抓住机会,谁就赢得未来。

      精神科,一个从不被理解、不被接纳发展成为在社会上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科室。1983年3月,中山三院成立精神科门诊,并创建国内第二个、省内第一个综合医院心理咨询室。不足2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2张办公桌,6张木凳。工作条件艰苦,不仅限于物质条件的缺乏,更重要的是大众对心理咨询工作的内涵和性质缺乏根本了解,绝大多数人不理解“心理咨询”是什么,更不相信“心理咨询”是可以治病的。

      门诊开设的第一年,到精神科就诊的病人不过百余例,黄铎香调侃说是“经常是一天里4位医生就只面对着五六个位病人”。在综合医院开展心理咨询,国内并无经验可以借鉴,摸着石头过河,让心理咨询工作能够持续进行并得到更大的发展,科室成员做了很多尝试:在全国性学术会议上宣读“精神科心理咨询100例分析”,在《黄金时代》、《家庭医生》等报刊上宣传心理卫生知识,一步步引起社会公众对于心理健康的重视,提高社会公众的认识。“刚开始面对公众做心理咨询的推广宣传,我们也曾经非常担心我们在台上滔滔不绝,而台下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心理咨询室引起国内外重视,美国《纽约时报》《芝加哥论坛报》、国内中央电视台、《羊城晚报》等都对科室的心理咨询工作进行专访和大篇幅报道。第二年,科室心理咨询病例已呈现几何数量级的增长,医疗队伍也随之扩大。随着发展的需要,科室易名为精神心理科,扩大到四个病区,在短短三十余年里为省内各大医院输送了大批精神心理科学术和医疗骨干。

 

 

黄铎香

 

      2000年,中山三院成立了不孕不育与性医学专科门诊,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不孕不育与性学科门诊之一。2005年,原不育与性医学科主任张滨率先在中山大学北校园面向医学专业生开设《性医学》课程。长久以来被列为舆论禁忌、“难登大雅之堂”的话题被带入课堂公开探讨,课程引发一时轰动。“中国国民党前主席吴伯雄吴伯雄参访中山大学做演讲时,一开场便提到这门课,他说中山大学很勇敢,开设了这门课程。”因课程火爆,张滨又在南校园开设《性与生殖健康》公选课程。这两门公选课不仅被评为中山大学精品课程,还被评为广东省精品课程。谈起开设课程的初衷,张滨直言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帮助大学生身体心理健康成长。“医生职责是治病救人,而我们作为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教育任务是责无旁贷的。在教学方面,我觉得应该考虑三方面,一是要如何在品格方面培养学生,对他们在品格方面有所帮助。二是结合专业,如何提高学生的医疗技术水平。三是如何让学生健康、完整地度过大学生涯。父母既然把孩子交到大学和我们手上,我们理所应当有责任把孩子健康地培养成才,为社会做出贡献。”

 

张滨

 

创业,是优秀传承和大医精诚的担当

      参观“大潮起珠江——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后,医院党委原书记王荣新回忆改革开放之初,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的标语历历在目。“展览上陈列了许多物品变迁的历史,从大哥大到智能手机,从小小的黑白电视机到液晶电视,从加工厂到现代化工厂。这40年来,广东省创造了深圳速度,也为全国创造了许多广东经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张胡锦涛同志在非典期间接见医务人员的照片。整个展览,只有一张照片是讲述2003年抗非战斗的。那一年,胡锦涛同志、温家宝同志先后接见了我们医务工作者,对我们说了很多鼓励的话语。”

 

我院党委原书记王荣新

 

       2003年SARS病毒的阴影骤然而至,三院人发挥“大医精诚”的担当,积极救治病人。“在抗击非典的战役中,医院派出专家宣传阻断非典传播和治疗非典的经验,并推广到全省乃至全国。第一份非典调查报告就是由我们医院完成的,后来也被用于指导北京抗击非典的运动。非典之后,全国各地在吸收了经验教训后,建立了防御应急机制,对日后对付防御重大事件发挥重要的榜样作用。”在“抗非”战斗中,医院感染科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教学方面,感染科经验也非常丰富。王荣新指出,“医学教育不同于一般的教育,富有更重要的教育内涵。医院的教学能够连续多年被评为学校的特等奖以及一等奖,在全国技能考核大赛中屡屡有所斩获,医院的一批老专家、老教授、老教学督导员都曾经发挥过重要的作用。”

 

余步云教授(左)与徐广坤教授

 

       余步云教授强调中山三院能有今天的发展,重要的是三院人在困难面对不低头,冲锋在前的精神。“建院以来,各级领导都重视对大家的教育,培育三院人的思想和精神。今后我们也要坚持贯彻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现在年轻一代都是比较享福的,所以我们更要坚持教育,让年轻一代有好的思想,才能够坚持改革开放创新,争取进一步的发展。”梁锦华教授强调培养人对于三院的发展、国家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德育教育尤为重要,“我们的教学一定要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富强服务。” 

 

梁锦华教授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中山三院各项事业也蓬勃发展起来。六运会催生新天河,昔日城郊荒地成为新广州发展的璀璨明珠,全体三院人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探索,打造并一点点擦亮了医院的招牌。如今,中山三院早已迈入飞跃发展阶段,一体两翼、三城四院发展格局已经形成。

      从名不见经传的石牌门诊部成长到今日的大型综合性医院,就医环境、医疗技术、服务质量、政策制度的每一次进步发展,不仅见证了国内医疗行业的时代巨变,更折射出中山三院致力于保障百姓健康的点滴努力。大风起于青蘋之末,厚积而勃发。新时期,中山三院将继续坚持进取和勇于担当,披荆斩棘,铸梦新篇章。


上一篇: 没有上篇文章了 下一篇: 【我和我的祖国】披荆垦荒少...



秒速时时彩注册 秒速时时彩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预测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在线计划 秒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